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四卷-第一百五十四章 混乱

作品:正义迷途|作者:小右撇子|分类:游戏竞技|更新:2019-08-14 10:09:10|下载:正义迷途TXT下载
  战斗一触即发,林桓看着对面三个没有一点后退和妥协的人,他眯着眼睛,终是挥了挥手道“不用客气,将他三个一起拿下。”

  第一个冲上去的就是张文德,马杰见形势不对也咬牙冲了上去,但其实他并不想动手啊!

  马杰现在心里一万个后悔,为什么非得今天过来啊?

  让秦洲三人干死林桓和张文德,他直接过来收尸不好吗?这下是真的亏了,亏大发了!

  虽说是打架,但唯二两个拿刀的人却在互相对峙钳制着对方,毕竟这一刀下去就会见血,得找准时机下手才行。

  倒是严烨和谢河,两人的招数对付起林桓和马杰这样的混混来说,简直是不堪一击,更别说,那两人还有着年龄和身高的优势。

  很快,两人就被打趴下来了。

  林桓桀骜地看着地上两个狼狈不堪的少年,他道“谢河,我警告你也劝告你很多次了,是你自己不珍惜机会,将秦洲带来是你的主意吧!你以为我不知道,若非你同意,就严烨这家伙,他根本不会擅自带人过来,你心里究竟在做些什么打算?”

  谢河伸手擦拭了下嘴角的淤伤,他虽仰头,但眸子里的骄傲不输给任何人。

  “林桓,到了目前这种地步,其实你已经没得选了,你们这种行为,已经算得上是绑架勒索了,再加上非法侵占他人的私有财产,还有聚众打架斗殴,你猜这一次,法院会判你多久?一年?两年?还是三年?”

  谢河笑着,他看着林桓越来越丰富多彩的表情,心下越来越兴奋。

  林桓的确很生气,他非常讨厌谢河这副装模作样的表情,明明大家心里都是一样的肮脏,凭什么他可以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,深受老师同学和家长的喜爱,而自己活得却没个人样?

  “你有什么好得意的?谢河,就算我要入狱,你们也别想好过?不就是几年吗?几年后你才几岁?等我出来,还能没有办法搞你吗?你说的对,我们这种人就是垃圾,没有人性,那你知不知道,这样毫无牵挂的人想要搞谁根本就不会留情,甚至,你以为你们今天还能从这里逃走吗?像我们这种未成年,就算是杀几个人也不会死的吧!到时候就说……就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就好了啊!你说是不是啊?”

  林桓平淡的五官此刻都扭曲在了一起,就像是从地狱深处爬出的恶魔,他越是扭曲,谢河就越是淡定,而谢河越是淡定,林桓也就更加的不忿。

  严烨看着被谢河几句话就激怒的林桓,忍不住在心里赞叹着华夏文化的博大精深。

  马杰见到林桓和谢河对峙了起来,那边的秦洲和张文德还在互相试探着对方见机动手,没有人注意他,于是在所有人都不在意的时候,马杰已经悄悄的靠着墙壁从客厅里溜走了。

  谢河忽然笑了起来,他伸手指着林桓,捧腹大笑道“林桓,我一直都以为你很聪明,至少和张文德、马杰他们还有点不一样,但我没有想到,你竟然和他们一样的蠢,杀人偿命天经地义,就算你们未成年又能怎么样?你们究竟知不知道,未成年人特大犯罪,也许不会死,但是会判处无期徒刑,到时候你们就在监狱里待一辈子吧!和一群穷凶极恶的亡

  命之徒待一辈子……”

  林桓被气得发抖,谢河的话字字诛心,甚至他的每一句话都戳中了林桓的恐惧点,一辈子都待在监狱的那种感觉,想想也的确够恐惧,毕竟在少管所的五个月,一百五十个日日夜夜,他们没有一天不想早点出去。

  出来报仇……

  “谢河,你当真是在……找死!”林桓咬牙切齿,他一步一步地靠近谢河,脸上布满了阴翳。

  “林桓,你想干什么?”

  看着慢慢靠近的林桓,严烨当即挣扎着站了起来,拉着谢河往后退了退,不管怎样,先远离这个家伙再说。

  “干什么?你们不是说杀了人就要一辈子待在监狱嘛!但我不信,不过既然你说了,那不如来试试,让我们亲自验证一下!”林桓幽幽的说着,外面的天色已暗,房间的灯光印在他的脸上,仿佛打上了一层阴影。

  林桓的这个表情太过恐怖,严烨下意识地看向了拥有唯一一把武器的秦洲,却正好看见了令人脑壳发麻的一幕。

  秦洲武力值输给了张文德,后者显然已经杀红了眼,在秦洲漏出破绽的那一瞬间,菜刀便砍在了他的肩膀上,血一下子溅了出来,染红了他的白衣。

  “秦洲!”

  严烨大喊了一声,那鲜红色一出,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一般,静悄悄的,直到张文德提着菜刀再次砍下去,秦洲顺势躲开,刀刃砍在地板上,发出‘哐’的一声,严烨这才回神,不过看见秦洲还有力气躲藏,他的一颗心才稍稍放松了些。

  “不要再打了……”看着两边的战火,严烨处于中心终于忍不住大吼了一声“都给我住手,不要再打了!”

  这四人冷不丁的听见一声爆吼,都下意识的住了手,转头看向了正在颤抖着的严烨。

  严烨是在颤抖,这是害怕、愤怒、隐忍到极点的颤抖。

  趁着张文德愣神的瞬间,秦洲的眼神暗了暗,没有人看见他是什么时候出手的,但是他抓住了这几秒钟沉寂的时间,手中的水果刀直接桶向了张文德的小腹。

  噗嗤!

  这是刀子从中穿过的声音,在这所有人都安静的几秒钟之内,声音格外的清晰。

  “文德!”林桓皱眉喊了一声“马杰,控制住他们!”

  直到这时,他们才发现,存在感少的可怜的马杰不知在合适竟然消失了。

  林桓暂时顾不得其他,他大步走到张文德身边,帮助对方压住了腹部的出血口。

  张文德应该是已经习惯了这种程度的受伤,被捅了一刀,不仅没有昏迷,甚至没有倒在地上,他一手捂着伤口慢慢退后靠在了墙上,以此支撑着自己不要倒下。

  秦洲在伤到张文德后的第一时间并没有再下狠手,反而是迅速移至了严烨与谢河的身边,看着脸色渐渐苍白的张文德,秦洲忍不住笑了。

  他这一刀捅在了腹部,可比张文德给他肩膀上的那一刀狠多了,这笔买卖,不亏!

  这个结果,谢河还是挺惊讶的,在这之前的预判中,秦洲对上张文德应该毫无还手之力才对,没想到居然给他反杀了,并且反杀的很成功。

  场上的形势立马对调,张文德遭受的这一刀,虽然不至于丧命,但暂时肯定是失去了战斗力,没办法再继续拿着菜刀砍人了,剩下林桓一个人,就算他再能打,也两拳难敌四脚。

  但……还有一个马杰,刚才没有听见防盗门的声响,他肯定还在这房间的某一个地方,他会去哪?这么关键的时刻,他若是不明哲保身的离开,那么会在这房间的哪一个角落?

  严烨沉默地思考着这个问题。

  “林桓,现在我们已经两败俱伤了,你还要继续打下去吗?”谢河趁机道“不如我们桥归桥,路归路,以后各自走各自的,谁也不要搭理谁,怎么样?”

  林桓扶着张文德,他从嘴里咬出了两个字“做梦!”

  “做梦?”谢河笑了笑道“林桓,究竟是谁在做梦?你知不知道,就按照你刚才说的话,我们现在就可以直接在房间里干掉你们……”

  说道这里,谢河又无辜的摊了摊手道“反正,就算干掉你们,肯定也没人知道,毕竟,虽然我们蓝湾县就这么大点的地方,但消失一两个混混还是挺平常的,你们的家人又不关心你们,他们肯定也不会发现你们失踪了,到时候把你们的尸体偷偷地运出去,沉在蓝湾水库的水底,那里现在是重点水源保护地,十年八载的都不会动工,不会有人发现底下还藏有尸体的……”

  谢河的这段话说的很是轻松诙谐,但是站在他身边的严烨和秦洲却同时移动了下步子,下意识地距离谢河远了些。

  这人太可怕了,杀人抛尸说的如此简单并且理直气壮,简直就是杀人狂魔附体啊!

  “呵!”张文德冷笑了一声,仿佛腹部的伤口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似的,他道“就凭你小子,还想杀我?威胁我?告诉你们,老子就算受伤了,也同样可以弄死你们。”

  林桓忽然笑了,他道“谢河,这是你提前就设计好的吗?但你真以为你们赢了吗?虽然文德受伤了,但是还有我。”

  严烨看着林桓自信满满的样子,心里又多了几分不安,他道“谢河,我现在就报警,我们什么都没有做,就算警察来了,这也是正当防卫,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说着,严烨的手已经摸到了裤兜里,想要掏出手机报警。

  “住手!”

  忽然从侧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,消失了马杰出现了,所有人都闻声转头去看他想搞什么花样。

  “呵呵!”林桓咧着嘴笑了两声,笑声中充满了得意,他大笑着开口道“你们快看,没有想到吧!”

  张文德也适宜地跟着林桓笑了几声,他一边抽着气,一边赞扬道“行啊!马杰,没想到你还有这先见之明。”

 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一起,马杰不知从哪淘出一把水果刀,此时正抵在孟菁的脖子上,刀刃十分锋利,让人不由担心,马杰只要手指微微用力,孟菁的脖子就会断掉。

  严烨看着这副清醒,握紧了手中的手机,力气大到恨不得将它捏碎。

  他深深地看着马杰架在孟菁脖子上刀,足足过了有两分钟,严烨这才慢慢的放松了手中的手机,重新将它扔回裤兜里,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