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09章 怪病

作品:嫡女谋生记|作者:懒语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2-18 08:08:41|下载:嫡女谋生记TXT下载
  谢祯大笑,“倒是个聪慧的,比那些自以为是的蠢货强多了。”

  “你会找蠢货看诊?”霍久岑讥讽他。

  谢祯不理她,“本公子看你顺眼,为你破例一次,事情无论成与不成,谢家不会怪罪于你。”

  熟知谢祯的人都知道,他能后退一步,等于给了林清浅天大的面子。

  林清浅却不愿意领他这份人情,“我说过求人就得有求人的样子。就算我没有那个本事治愈你家亲人的病,你既然求上门来,就该有求人的样子。”

  霍久岑淡笑,他一向知道林清浅固执,但林清浅张扬的模样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不过,该死的,他还真喜欢这份张扬。

  谢祯不把他放在眼中,明知林家被霍家庇护,还直接找上门来挑事,说白了,这人根本就没有将霍家放在眼中。

  平阳城普通百姓怕谢祯,他霍久岑不怕。

  林清浅给他长脸了。

  看到谢祯脸上几乎挂不住的笑容,霍久岑的心情说不出的通畅。

  谢祯的脸色越发黑了起来,聪明惹人怜惜不假,要是聪明过头,就变成了让人厌恶。

  林景行和林渊见他神色变幻莫测,林清浅还胆大瞪着谢祯,兄弟二人的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上。根基不稳,就得受制于人,这种滋味让人十分难受。

  要不要抬出靖越王的名号?林渊在心中踌躇。

  “常沐,算一下屋子里货架和点心损失多少,报价。”林清浅气势如虹。

  常沐小心瞥了林渊一眼,然后飞快差点屋子里损失,然后报出价格,“小姐,总共二十两银子。”

  林清浅盯着谢祯,“谢公子,给银子吧。”

  谢祯怒极还笑,“霍久岑让你胆子变肥?”

  霍久岑站在也中枪,他不生气,笑嘻嘻地开口,“我好久没有和林家表兄妹见面,不过骨子里的亲情总得有。表妹惹了什么事,我这做表哥的,不能干站着不搭理,总得担当一二。要是真的甩手不管,回去后,祖母还不得将我赶出霍家去?”

  挑明了,他就是乐意当林清浅的靠山。

  谢祯......

  如果说谢祯是平阳城疯子,那么霍久岑的名声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。两人背后的家族都大,霍久岑本人滑不溜秋,当年也算是平阳城一霸,他会向谢祯低头?

  霍久岑敞开话挑明说要护着林清浅,谢祯一时还真不好对林清浅下手。

  “所以......”

  “别的你说得都对,不过有一点儿你说错了。表妹不是因为我胆子大,而是她本来胆子就大。”霍久岑笑呵呵地说,“你性子太差,我敢说,就算你赔了银子,表妹也不一定愿意去谢家看诊。她又不是真正的郎中。”

  前几句有些幸灾乐祸,后面的话等同于挑唆,还是当着谢祯的面挑唆。

  谢祯冷笑,他不搭理霍久岑,阴冷的目光只盯着林清浅,“林姑娘,他说得可对?”

  “表哥说得对了一半,另一半原因在于我的规矩,我不是郎中,不愿意上门给人看诊,你给多少银子也无济于事。”林清浅没有被他吓唬住。

  谢祯嘴角勾起,他挑眉看着林清浅,眼中的情义忽然浓了几分。

  人虽漂亮,抛出的媚眼却有些辣眼睛。

  霍久岑冷眼看他作妖,这一次他没有说话。

  林渊微微皱眉,心中对谢祯又多了几分不喜和警惕,而林景行最实际,他移动脚步,想要挡在林清浅面前。

  林清浅淡淡开口,“眼疾不好治,谢公子眼睛抽筋最好用热面巾热敷,坚持几日,多少会改善。”

  霍久岑噗嗤笑出声。

  谢祯脸色微怒,好,很好,死丫头是第一个主动挑起他怒火的人。

  “谢祯,不是我吹嘘。表妹虽然不是正儿八经郎中,不过她医术还真不错。王爷的顽疾在她手上都得以改善。谢将军的怪病已经寻遍了名医,你不妨让她试试,说不准运气不错,谢家就得偿所愿了。”霍久岑笑嘻嘻出主意。

  疯子逗两下就行,惹怒了不好收场呀。

  “表哥是为他说情吗?”林清浅又冒出一句,“既然表哥担保,我就勉强试试。”

  她的语速不算快,却让霍久岑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霍久岑......

  怎么开个玩笑,他就成了担保人,淌了谢家的洪水?

  得不偿失!他眼中再无开玩笑的神色。

  给谢疯子担保?这差事不好办。

  谢祯的目的就是让林清浅去谢家看诊,至于过程如何,不在他的考虑之类。

  林清浅怕死找了霍久岑担保,霍久岑愿不愿意,关他什么事?再说,能坑霍久岑一把,他也乐意。

  “就算有表哥担保,我也不会坏了自己的规矩。谢公子,你在附近找个客栈,将人送过来吧。”林清浅果然十分固执,她脸上保持微笑,显得十分客气,说出的话却是那么气人,“除非病人剩下最后一口气,我可以破例。”

  谢祯是疯子不假,不过他不乐意自己的亲二叔被人传为无用之人。

  “醉风楼。”谢祯咬牙报出地点,他终于妥协了。

  醉风楼是霍久岑名下的产业,在霍家的地盘上,想必谢祯也不能将清浅如何。林渊和林景行对谢祯识相终于满意了一回。

  霍久岑......

  醉风楼有上门生意当然好,不过霍久岑还真不乐意接这种不着调的生意。再说,又不是住店吃饭,只是暂时借用,估计谢祯也不会给银子。

  没银子可赚的生意,还被林清浅和谢祯算计了一把,霍久岑表示自己十分不开心。

  林清浅不管他心中的哀怨,满意地一锤定音,“谢公子的人到了,过来知会一声就行。”

  双方这就算是谈妥了。

  谢祯在众人畏惧中迈着霸气的外八字腿摇摇摆摆融入街上人群中。

  “多谢霍公子。”林渊没有先忙着安慰林清浅,而是对霍久岑拱手。

  霍久岑漫不经心先看了林清浅一眼,呵,他被小丫头坑了一把,小丫头大哥是在为她圆场?打了一巴掌给了一个甜枣,这个甜枣不好吃!

  偏偏他还不能做什么?心头有点儿闷呀。

  “醉风楼收不收钟点费?”林清浅笑问。

  钟点费?这是个新名词。霍久岑一时没闹明白,他为了不丢脸面,也不问林清浅,自己暗暗琢磨着。

  林清浅轻笑继续说,“按理说,醉风楼不会将小钱放在眼中......”

  这话,霍久岑不爱听,“小钱也是钱,千金也是由小钱汇聚而成。”

  斜睨看着林清浅的眼神中满是不服气。

  林清浅抿嘴一笑,“难怪九公子将生意做得那么大,佩服。对,小钱也是钱,醉风楼平日生意火红,收钟点费不划算。不过开设钟点房对公对私都算是好事。一来,醉风楼有钱可赚,不算亏。二来嘛,也方便了他人。”

  霍久岑脑子已经转过弯,理解她所言。呵呵,小丫头在怂恿他收取谢家银子。

  说实话,林清浅出的主意不错,可惜他却不能真的收谢家银子。平阳城,四大家族关系错综复杂,不是小丫头能理解的。

  呵呵,好在就算不收房租,他同样也不亏。

  要是林清浅真的将谢家二爷怪病看好,谢家也得卖霍家一个面子。毕竟,名义上,林清浅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出诊的。所以说,做担保人,是一把双刃剑,可大可小,可坏可好。

  霍久岑颇有深意看了林清浅。丫头根本就是故意在使坏,她明知谢祯是个疯子不好惹,拒绝不了,正好自己傻乎乎为她出头,所以就被拉出来利用了彻底。当然,林清浅“坏事”也没有做绝,还知道给他拉了一个大人情。

  这么说,林清浅对谢家怪病有把握医治!可是,林清浅连病人的面都没有见到,她又如何如此自信呢?

  想到这儿,霍久岑再看林清浅的眼神,就多了几分狐疑。

  其实,林清浅心中没有他想得那么复杂。

  林清浅也没有霍久岑想得那么自信,她的确知道林家人言轻微,根本拒绝不了谢祯的霸道,她故意露出霸气,为的就是激霍久岑出面为林家担保。

  这种想法虽然不算光明磊落,不过为了家人安定,林清浅也只能借助外力来保全一家人了。

  受制于人的滋味不好受,林清浅迫切想壮大自家的实力。

  “等着吧,一会儿人就到了。等会儿你可别再激怒谢祯,疯子的名号不是白起。要是你看不了怪病,再激怒他。就算是我......”霍久岑唠唠叨叨。

  “护不住?”林清浅慢悠悠吐出三个字,霍久岑脸色顿时变成了黑锅底。被人,而且还会个女人质疑没用,太丢脸了。

  打死霍久岑,他也不能承认,“怎么会?”

  林清浅不说话,只是看着他轻笑。

  得,又被小丫头摆一道,霍久岑脸彻底脸黑了。

  “等会儿,我陪着你一起过去。”林渊叹口气说。

  谢祯来得很快,他心态似乎已经平和,再次出现在一品轩,他眉眼之间全是笑容,似乎离开时怒气气的人并不是他一般。

  霍久岑也笑得像一只狐狸,而林清浅脸上则恢复了清冷神色,一副高人模样。

  在醉风楼天子阁房间中,林清浅终于也终于见到了病人。

  病人是一个中年人,满脸憔悴,眼睛红肿,眼袋呈现出青黑色,肚子有些大。不过这不是重点,最引人注意的是,中年人浑身清瘦,偏偏一双腿比最大的柱子还要粗,如果放在现代,俗称大象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