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06章 贴上

作品:嫡女谋生记|作者:懒语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2-18 08:08:41|下载:嫡女谋生记TXT下载
  怎么这么激动?激动毛呀!

  杨里正不解地瞪了裴里正一眼。不是他看不起老鹰嘴村,实在是因为老鹰嘴的村民太奇葩。

  老鹰嘴村的村民虽然不像黄家村那样无赖,但因为整个村子住的都是杂姓,村民彼此之间根本没有团结对外的习惯,村子里遇上什么事,所有人全都散兵游勇,各做各的。

  裴里正积极努力,最后得到的未必是好结果。

  难不成,裴里正想借林家趁机拉拢村民?

  想到这个可能性,杨里正看着裴里正的眼神顿时有些不愉快了。

  你说,你一个里正没本事,借人林家东风算什么回事?

  “如果村子里的红薯和木薯数量不多,几位还可以去外村收购,至于收购的价格,你们自己定。”林清浅报出自己的价格,然后稍微提醒一下几个人。

  杨老七等人眼睛一亮,杨家村的人虽然很团结,不过也都是本分的乡下人。村里人赚零花钱,无非是卖力气,谁也不会想到做什么小生意。

  林清浅的话给了他们当头一棒,原来,他们还可以从中赚取差价?

  哪怕外出收购红薯,三斤只能赚一个铜板,一天下来,也能赚到不少。

  红薯号称“木铁”,木铁的意思是说,红薯看似不大,实际上的重量并不轻。

  只要能赚钱,吃点苦不算什么。还没有看到铜板,在座的几个人全都跃跃欲试起来。

  “丑话说在前面。”林清浅见他们坐不住,笑着又开口,“竹杯有要求,十分费工夫,如果你们做的不合格,我肯定不会收。红薯是入口的东西,更不能马虎。收购上来的红薯不论大小,绝不能出现腐烂。”

  “姑娘给了我们一条生路,我们不会傻到自断后路。姑娘放心,如果有人胆敢弄虚作假,我们几个就不会放过他。”杨老七拍着胸脯保证。

  裴里正没底气,不过这事他也不敢含糊,连忙点头跟着附和。

  林清浅想了想,又增加一条,“如果你们能保证质量,还可以帮我们收购一些大豆、红豆、绿豆和各种坚果。价格上,我不会亏待你们。”

  几个人一听顿时大喜,收购红薯,不一定是长久生意。

  乡下百姓命苦,红薯有时候是一家人的主食。豆类和坚果却未必,山里人一年之中多多少少能采集一些坚果,往日坚果无非是当成零食给小孩子磨牙。要是林家要的话,这门生意倒是能做的长久。

  “人多收购必然会发生冲突,几位最好商量好价格和地盘,我可不想你们因为竞争而伤了和气。”最后,林清浅再提醒他们一句。

  “多谢姑娘提醒,等会儿后我们就商量一番。”杨里正频频点头,他看出来了,林家真正主事的就是这位姑娘。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,做事却十分老道。

  他听姑娘的话没错。

  杨里正几个从林家出去后,彼此之间又商量后才散开。就是此刻,几个人好似还活在梦中一般,林家居然给了他们那么大的机会。

  果然,两个里正回村后对村里人说明情况后,两个村的村民都很高兴。

  杨家村村子最团结,杨里正很快就安排出一些壮汉出门收购红薯、豆子和坚果。裴里正那边稍微有些麻烦,因为村民大多不相信他的能力。好在,裴里正没有放弃,最后好说歹说,也结合了一部分人出村。

  两村结余的红薯有些,林清浅收到红薯过后,就开始带着平妈妈几个开始做红薯粉。

  只有做出红薯粉,才能制造出珍珠丸子。

  红薯磨成浆,再沉淀晾干,需要十来天的时间。

  眼看就要到年关,林清浅干脆留在家中,每日和余归晚、平妈妈她们一起做点心。

  点心铺子里又增加了云片糕,蛋糕也增加了红枣红糖的,算是丰富了点心的种类。

  随着一品轩名气外传,每日糕点铺子里卖出的点心数量可观。林家小金库的银子也在蹭蹭上升,小小的点心铺子算不上日进斗金,但离日进斗金也不远了。

  林景行和林渊舍不得豆腐干生意,两个浑身带着书生气的公子放下身段,一头扎进做豆干的大业中去了。

  点心和做豆腐全都需要柴火,林家抽不出人手出来,于是两个村的村民又找到了一条生财之道--------卖柴火给林家。

  “小姐,你看。”晚上,初心兴高采烈端着一碗红糖珍珠丸子递给林清浅看。

  林清浅用勺子挖了几个送进嘴里,用红薯做出的珍珠丸子没有木薯做出的效果好,不过也有弹性,加上红糖的味道,又是纯天然,口感上,很不错。

  “村民送来的竹杯如何?”林清浅放下手中的碗问。

  “五千个左右。”初心高兴的回答。

  在她看来,林清浅太厉害了。平平常常的竹筒,在林清浅的设计下,不但多了把手,而且主子还在上面画了画,提了字。如此一来,竹杯一下变得高档起来。

  “明日进城。”林清浅吩咐。

  初心和文心答应一声,急忙端来热水给她洗漱,让她赶紧入寝。

  “王爷?”林清浅刚洗完脸,还没有来得及洗脚。门口忽然传来文心不悦的声音。

  文心的声音有些高,她故意提高声音,目的就是为了报给林清浅消息。

  又来?林清浅诧异地看着门口。

  门口处,身穿黑色长袍的赵景云正静静地看着她。

  林清浅无语,她不明白赵景云为什么喜欢半夜爬墙进女孩子的闺房?难道靖越王有见不得人的癖好?

  赵景云很自觉,他清楚林清浅不待见他。

  不过,他出门办事,有十几日没有见到林清浅,心里实在思念得厉害。

  他从不知道,原来想念一个人的滋味是那么难受,心底、血液都在沸腾,迫切想知道想念的那个人一切。

  实在受不了这种滋味,赵景云回来后并没有回城,直接来了老鹰嘴村。不过,看林清浅神色,他算是剃头匠的担子,一头热而已。

  “王爷半夜三更来访,为的又是何事?”林清浅的语气果然透着不高兴。

  “你的屋子里很暖和。”赵景云答非所问,他进屋后,脱下身上的大氅,然后落座。

  动作十分自然。

  林清浅.......

  “王爷不会是因为我房间暖和,特意来取暖吧?”林清浅讥笑问。

  “前几日我外出有事。”再一句答非所问。

  林清浅忽然觉得自己跟不上他的思维。

  “然后呢?”她气呼呼瞪着赵景云,在心中暗暗将赵景云规划于神经病一类。

  赵景云停顿了一下,然后张口就来,“我很想见你。”

  最后一句等于解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林清浅房间的缘由。

  林清浅......

  面对突如其来的表白,林清浅彻底傻眼。

  她向来有自知之明,从没有想过赵景云会喜欢她。再说,赵景云一直以来,好像也没有表现出喜欢她的意思。怎么回事?怎么办?

  赵景云见她傻傻的模样,嘴角不禁勾起。“你屋子里为什么这么暖?”

  得,话题又岔开了。赵景云悠闲的表情,好像刚刚表白的人根本不是他。

  这个人令人讨厌!

  林清浅没有被感动到,反而有些不快。

  她不但有自知之明,而且还是个感情内敛的人。

  别看她见人就笑,十分好处的模样。事实上,了解她的人都知道,林清浅在感情上不但迟钝,而且还有洁癖。当然说得好听一点儿是洁癖,说得难听一点儿就是冷淡。

  “我屋子里用了火墙和炕,所以暖和。”林清浅淡淡地回答,“不知王爷喜欢我什么?”

  文心和水白几个站在屋外听到屋子里的对话,几个人惊得都不知如何是好。他们各自为自己的主子暗暗焦急。

  侍卫们急得是赵景云说话太直白,不知婉转。

  文心急得则是林清浅的反应。

  靖越王身为王爷,半夜闯入女子闺房之中,本身就不检点。他刚刚说的话,更显得他孟浪。差评!

  “你从墙上往本王怀中跳,不是因为喜欢本王?”赵景云倒打一耙。

  “王爷想多了。”林清浅气呼呼瞪着他,“完全没有,当时情非得己......”

  “本王身份特殊,你喜欢本王的确不能公开让人知道。本王能理解你的情非得已。”赵景云眼睛眨都不眨开始胡说八道。

  林清浅.......

  她好生气哟!

  她从来不知道赵景云这么难缠。

  “王爷,我想你误会了。”她耐着性子解释,“我顾着救人,并没有留意到王爷带着人从巷子经过。”

  “嗯。”赵景云话少。

  嗯是什么意思?林清浅弄不清楚他心中所想,直愣愣看着他。

  赵景云也默默看着她。

  屋子里气氛有些怪,在屋外的人看来,却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旖旎。

  “夜深了,王爷能否离开?”最后还是林清浅败下阵,两个人总不能这样干耗着吧?

  又赶人?赵景云气结。

  林清浅打了一个哈气,于是,赵景云心里的怒火顿时消散了。

  他不声不响站起身往外走,连个招呼也不打。嗯,他还是有些生气。

  走了就好,林清浅再一次松了一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