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03章 麻烦(一)

作品:嫡女谋生记|作者:懒语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2-18 08:08:41|下载:嫡女谋生记TXT下载
  靖越王进了后院好久没有出来,不少本该离去的贵女和夫人,不知出于何种原因,买了点心后又不愿意离开铺子了。

  林清浅也不嫌铺子里拥挤,她暗暗思忖,铺子还是小了些。如果铺子再大一些,或许可以模仿现代西点屋,增加餐桌,这样一来,也可以多招揽一些客人。

  期间,也有人过来和林清浅打了招呼,显然靖越王上门,改变了她们原本对林家的看法。

  原来,林家并不是一无是处,背后也不是只有霍家一个靠山。

  当然也有人看林清浅的眼神中,多了几分挑剔和打量。那种待价而沽的眼神,让人十分不快。

  林清浅应对自如,对于主动过去攀谈的小姐夫人,她客气而热情。不愿意攀谈者,她也笑盈盈招待,只是那种笑容不达眼底。

  就在众人纷纷猜测靖越王和林家的关系时,赵景云终于从后院出来,林渊和林景行则客气地随在他的身后送行。

  众位夫人和小姐赶紧抓住机会,又过去行礼,在他面前刷了一拨脸。

  林清浅远远地也随着众人给赵景云行了礼。

  赵景云越过众人,径直走到了林清浅面前。

  林渊和林景行见状,心头隐隐不快。什么意思?赵景云明明知道,过去和林清浅攀谈,只会让清浅成为众人之敌,为何还要主动给清浅招惹麻烦?

  林清浅还保持着行礼的姿势,赵景云已经走到了她面前。

  她依旧头也不抬,低垂着眼帘,态度显得十分疏离。

  众位夫人和小姐见状,个个心里嫉妒羡慕不已,又将林清浅和赵景云的关系估算了一通。

  “早年本王腿脚被冻伤,如今一到冬季,脚上的冻疮就会复发,痛痒难忍。林姑娘医术高明,本王的双腿膝盖经过姑娘针灸,已经痊愈。不知林姑娘有没有办法根治冻疮?”赵景云慢悠悠地问,语气十分诚恳。

  众位夫人一惊,然后人人眼中露出恍然大悟之色。原来,林清浅和靖越王的关系竟然源于医患关系。

  赵景云双腿膝盖受伤,没到冬季就会复发,往年,这个时候,平阳城的名医是王府的常客。不过,多年来,还没有一个名医能让王爷双膝痊愈。没想到,一个小丫头居然做到了......

  众人又是嫉妒又有羡慕地看着林清浅。

  如此一来,也难怪王爷会高看林家兄弟一眼了。

  人吃五谷杂粮,岂能不生病。身边如果有个名医在,多少是个保障。

  有人暗暗盘算,以后还得通过霍家和林清浅交好才是。

  有谁又能保证,自己哪一日用不上林清浅呢?如果和林清浅交好,以后万一府中遇上疑难杂症,也好过去别处求人,这也是一份保障不是?

  “冻疮,乃是血液不畅而致。我手中倒是有一方子,可以缓解冻疮。如果王爷今后能注意保暖的话,根治也未必不可能。”林清浅的声音清脆动听,她说的中肯,没有任何吹嘘之意。

  这种态度更能说服人,铺子里的客人看她的眼神都柔和了几分。

  各位夫人小姐不在意冻疮膏,跟随在她们身边的丫头婆子们,心头却是一动。主子养尊处优,手上和脚上不会起冻疮,可她们这些下人就未必了。纵然是主子身边的大丫头,得宠的婆子,冬季之中也有的手脚起了冻疮。

  冻疮不会要人命,痛痒起来,却让人忍受不住。痒得厉害时,甚至恨不得将患处挖去。

  如果林清浅能制作出冻疮膏,她们说不准也能托关系买上一两瓶用。哪怕价格稍微高一些,她们也能接受。

  能跟随在主子身边的丫头婆子,在各府之中地位不差,每个月的月银也不少,花钱享受的事,人人都不想落下。

  “我后天让人来取。”赵景云含笑说。

  “采购药材,制成膏药,最少得十天时间。”林清浅从不废话。

  赵景云一顿,随即又含笑点头,“本王十天后再让人来取。”

  林清浅屈膝再行礼,赵景云没有再和她说话,直接转身离开了铺子。

  林渊和林景行赶紧出门送客。

  靖越王离开,各位夫人和小姐买了点心之后,再也没有人留下,陆续也离开了。

  人都有从众心理,随着靖越王和贵夫人的蜂拥而至,本不起眼的一品轩立刻成为众人眼中的香馍馍。

  片刻之后,又一大批客人上门,却发现,铺子里货架上所有的点心全都卖光了。

  “各位如果要买点心,明日早点儿来才是。”常沐是掌柜,他满脸笑容,客气解释,“霍府明日在铺子里定了点心,明日上架的点心数量不会太多,还望各位客官见谅。”

  又打了一次软广告!林清浅在帘子后面听到,脸上不禁露出了几分笑容。

  “妹妹。”就在此时,林渊和林景行掀开帘子进屋,林景行性子急,先窜到林清浅边上坐下。

  林清浅笑眯眯看着两位兄长,“靖越王找两位哥哥写字根,你们是想询问我的意思?”

  林渊也落座,“正是。”

  “两位哥哥的意思?”林清浅反过问。

  “我听大哥的。”林景行十分干脆。

  相比之下,林渊要为难得多。好男儿不会不想出人头地,他做生意没有天赋,种田更是没有经验,所以身体好转以后,迫切想找到养家的法子。写字根,虽然不能得到太多银子,但最起码,他也是通过自己的能力赚到了银子。

  更重要的是,字根和抄书不同。字根以后会成为印刷的重要依据,可以说,自己的字可以成为天下读书人模仿的字帖,林渊岂能不动心。

  不过,凡事都有两面性。

  自己的字能成为典范,被天下人推崇,固然是好事。可相对来说,如果敌人对他的自己十分熟悉的话,说不定能通过他的字迹查到他们的落脚点......

  “大哥是担心字迹泄露我们的踪迹?”林清浅见他半天没有说话,暗暗叹口气。

  她能理解林渊纠结的心理。

  林渊如果不是身体原因,他一定是天下闻名的才子。纵然是他在床上躺了多年,他的才学也让京城中众多才子喟叹不如。

  光宗耀祖是男人心中的梦想,林渊不是为了自己,他或许是为了父亲林如是......

  “其实大哥完全不必在意敌人查到我们的踪迹。”林清浅安慰他,“我们来平阳城,是临时决定不假,不过只要对方有心查,一定能通过蛛丝马迹查到我们的踪迹。字根,只不过是让他们找到的时间提前罢了。”

  她所言正是林渊所为难之处,林渊很清楚。敌人既然出自宫中,手段肯定有。他们逼不得已改变路线,隐藏一家人的踪迹,对方迟早会找到他们。可提前暴露,他不愿意去赌。

  “大哥可以和王爷达成协议,将大哥、二哥的字根往后推迟一两年,让王爷先用别人写的字根。”。

  林渊和林景行吃惊地看着她,推迟一两年又能如何?敌人始终能根据字根找到他们。

  “一两年的时间,我们可以做好应对。既然我们和靖越王搭上关系,躲在暗处的人多少也能顾忌这层关系。”林清浅分析给他们听,“而且,谁又知道一两年之后,敌人找上门后,我们成长到何种地步呢?”

  她的语气轻柔,却是那么振奋人心。

  林渊和林景行忽然羞愧不已,他们作为兄长,却不如清浅一个女流之辈有胆识。是呀,一味的躲藏,或许能多过一两年的悠闲生活,可是,以后呢?

  与其躲躲藏藏活着,倒不如轰轰烈烈做一番事业。如果他们兄妹做得好,对方也得顾忌一些才行。

  成为天下读书人的典范!不想走仕途的兄弟二人似乎找到了另一条出路。

  林清浅只想点拨他们,并不想替他们做决定。

  她笑眯眯站起来说,“接了新生意,又得买药材了。”

  听闻她这么一说,兄弟二人又有了新的烦恼,他们实在摸不准赵景云的想法。靖越王难道真的为了合伙做生意,而故意帮他们?

  不用赵景云提醒,根据上门的贵妇和小姐的话语中,他们也能猜到事情的经过——赵景云让人买了点心,一定在不少官员面前故意炫耀夸赞过。

  什么孩子吃了点心更聪明?什么他最喜欢的点心?那些统统不过是借口罢了。赵景云在铺子里说得那番话,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。

  林家兄妹不自恋,自家点心好吃,这点儿没毛病,但其他功效还真没有。点心又不是药!

  “应该是看在合伙的份上吧。”林清浅叹口气说,她实在不好评价赵景云,毕竟,他们之间不熟。

  林渊和林景行对视一眼后,都不再说话。其实兄弟二人倒是隐隐觉得,赵景云之所以帮林家,应该是冲着林清浅而来。但这话没有根据,不能乱讲。

  一来,他们不能坏了林清浅的名声。二来,要是传到傅念真那个疯子耳朵里怎么办?

  事实上,麻烦来得比他们想得还要快。

  第二日,一品轩的铺在刚开门不久,店铺之中果然蜂拥而至许多客人。看样子,昨日贵妇们和赵景云无声地宣传效果还是挺不错的。

  不少人怀着好奇的心情来了铺子。

  一品轩中的点心,价格果然很高。得了王爷称赞的糕点,价格高,也在情理中。要知道,聂家糕点做了这么多年,也未曾得过王爷半个字的提及,更别说称赞的话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特殊时期,大家保护好自己,每个人一定要平平安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