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01章 忽如一夜春风来

作品:嫡女谋生记|作者:懒语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2-18 08:08:41|下载:嫡女谋生记TXT下载
  突如其来的赵景云,就这样莫名地做成了两份生意。回去的路上,那张好看的脸上,笑容就没有断过。

  “爷脸上春意明显,咱府上是不是要办好事呢?”回府后,水白又开始作妖。

  众人......

  范选吉抱着书立刻回自己的屋子,打定主意远离傻子,一不留神,别惹祸上身呀。

  土狼和紫火更无视他,直接走人。

  “你呀......”木青同情地拍拍他的肩。傻瓜,有些事情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王爷喜欢谁,以后王府的女主人是谁,是他们能议论的吗?

  林姑娘固然好,但家世到底差了些。

  水白......

  他说什么呢?他知道林姑娘做不成王妃,不过只要王爷喜欢,成为侧妃也不是不可以。

  林姑娘能给爷做侧妃多好,有爷护着,就算是侧妃,说不准比正妃还要得宠了。

  一品轩点心铺内,林渊和林景行正一脸复杂地看着林清浅。

  兄弟二人早就知道林清浅有心将铺子做大,但今日亲耳听到林清浅设计的蓝图之后,全都被吓坏了。

  将点心卖到外地去,说不准还会波及到平阳城的粮食价格?无论是哪一件,都是兄弟二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  “妹妹。”林渊冷静后,在脑子里斟酌一下才慢慢开口,“粮食的事情可大可小......”

  “大哥放心,我既然说了,就有足够的把握。”林清浅叹口气解释,“如果换了另一个合作对象,我或许不会提粮食的事。单凭咱们一个小小的点心铺子,要波及到全城的粮食价格,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?大哥和二哥觉得我在王爷面前夸下海口,言过其实?”

  “大哥并不是觉得你言过其实。你卖点心回购粮食,落在有心人的眼中,会被认为图谋不轨。囤积粮食,朝廷知道会判重罪呀。”

  “大哥,平阳城是个大城,又是南北交通要道,南来北往的商客很多。我们的点心可以保存时间较长,所以不愁卖。平阳城内,从咱们铺子里出的点心只要银子,但外卖的必须要粮食。当今一亩地能产多少粮食?生意红火后,如果有人从源头卡我们,我们就只能处于被动局面。”林清浅考虑得比较长远。

  不是她杞人忧天,而是古代粮食产量太低。她不想做粮食生意,如果一味地靠采购粮食,说不定就会被人牵着鼻子走。而且一座城的粮食年消费是有数的,如果点心大批量外卖的话,的确会导致平阳城内粮食出现涨幅现象。

  她要将所有的萌芽给掐死,“就算有人告发,我们也不怕。每个月进多少粮食,出多少点心,咱们都有账本,谁要来查,让他们查就是。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。”

  “大哥,我赞同妹妹的想法。”林景行鼓起勇气,“生意能做大,为什么不把握呢?瞻前顾后,就能保证什么事不出?”

  “我不是怕惹祸上身,而是担心妹妹被人算计。”林渊迟疑地开口。

  清浅从京城当街拦太后告御状,到一路上步步为营,找出内奸,再到安家落户为生计,她为这个家谋算太多了。反观他,作为林家的长子,却要清浅一个女孩子养一家老小,他心里愧疚。

  他不能让清浅出任何一点儿意外。

  “你既然有主张,我也不拦着你。不过,你想将生意做大,单凭家中这点儿人手,肯定不足。”林渊拦不住,只能认真为她出谋划策。“雇人手的话,也不成。点心是入口的东西,用外人,我们不放心。其次,如果被人学了去,也跟着开铺子,损失会更大。”

  他考虑到的问题恰恰是林景行所担忧的事情,“如果买人的话,银两也不足,房子也是问题。”

  是呀,难不成还要重新盖房子?这又是一笔大开销了。

  银子从哪里来?

  银子问题,的确是林清浅最为头疼的事,靖越王和霍久岑从她这儿批发点心,所有的原材都得她事先准备,加上厂房和人手,以及住宿的地方.....

  唉,想想就令人头疼。

  越是着急,林清浅越冷静。饭要一口一口地吃,路得一步一步地走。

  离新年还有一个半月,只要在一个半月以内赚到一笔银子即可。

  她有这个信心。

  林清浅轻笑,她知道林渊和林景行为她心急,所以她没打算隐瞒自己的计划,“等我们手中有些银子后,就买下几个人。房子不够住没关系,我会想办法。至于提高产品点心数量,只要有人,我也有办法解决。”

  “买人?”林渊略一思索,然后点头。他虽然对做生意不怎么精通,但家中点心生意全堵死入口的东西,不能用外人,他还是知道的。再说,一品轩的点心凭什么比外面卖的贵,还不是靠清浅独创的方子。

  用了外人不可心,要是找了不安分的人回来,最后损失的还是自家。

  林景行也没有反对,在京城中出了紫菀一家的背主,他更不相信外人。买人的话,最好买死契的那种下人。

  这样一来,人也更加有保障。

  因为死契永远不得赎身,其后代也是家生子,这样的人会比活契下人更忠心。

  林渊和林景行见林清浅心中有计划,两个人终于心安了些。

  或许是因为名气不够大,一品轩点心铺的生意第一天并不好。

  到了晚盘算账单,才赚了十几两银子。就这些银子,还是因为霍家、靖越王府和雷家出了大头,也就是说等于友情赞助收入。

  “剩下的点心明日改了日期,饼干可以放得久些,但面包和千层糕不得超过三天。如果卖不完的话,立刻分食。”林清浅认真地叮嘱常沐和落霞。

  常沐夫妻二人立刻谨记。

  生意不太火,林景行想安慰林清浅几句。没想法林清浅先开口安慰他和林渊,“万事开头难,也许等霍家和雷家宴请过后,生意会好转。”

  她没说的是,其实如果霍卿月和雷夫人不帮她,她也会有办法吸引客人。现代促销和广告用到古代,相信也会取得很好的效果。

  第二日,兄妹三人带着思宗和觉予又来到铺子里。

  铺子刚开门不久,王府就来采购了不少点心回去。

  林渊和林景行摸不准赵景云的想法,暗暗猜测赵景云是不是不放心,才特意让人采购些回去试用。

  林清浅没有想那么多。

  既然赵景云已经主动和她签订合作协议,那么她也不担心赵景云反悔。至于赵景云愿不愿意过来采购,那是王府中的运作,和她压根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一会儿,安泽霖果然领着两个小厮过来,“林姑姑,我娘没空过来,在府里忙着明日的赏花会。我过来找思宗和觉予玩。”

  “我们在这儿。”觉予欢喜地招呼。

  “去吧。”林清浅轻笑拍拍两个侄子的肩膀。

  一个上午,生意不温不火,上门来了几个客人,也卖出少量的点心。有些进门的客人,被店铺中昂贵的价格吓退了。

  林景行见状,暗暗心焦。他有心劝林清浅降低一些价格,最起码等客人稳定下来再提价也好呀。

  不过,他没好意思开口。

  因为无论是林渊,还是林清浅,面对铺子里惨淡的生意都没有惊慌的意思。他要是大惊小怪,反倒显得他沉不住气。

  到了下午,一品轩忽然像经历了一夜春风一般,生意一下子好起来。

  一拨一拨的客人如疯了一般涌进来,其中大部分都是身着锦衣绸缎的女子。

  富贵人家出门,身边少不得要带上小厮和丫头。一品轩店铺不算太大,不过也不算小。一下子涌进大批量的顾客,屋子立刻显得小了些。

  “这就是王爷爱吃的饼干?”

  “王爷说小孩子吃这种钙奶饼干最好,读书可以一目十行。”

  “胡说,王爷明明最喜欢这种鸡蛋糕。”

  “不不,我家老爷回来说,王爷对千层绿豆糕爱不释手。”

  .......

  客人大多是女子,中年、年轻的都有,这些人大多数还相识,见面客套几句后,慢慢开始议论起来,接着竟然发展成为不甘心的争吵。

  “蛋糕怎么就没有呢?”

  “这些饼干,我们府里全要了。”

  “凭什么,明明是我们府先看中的。”

  “秦夫人,你们可不能吃独食。”

  ......

  能想象出一群女人对着点心相互虎视眈眈,蓄意待发的情景吗?闻声出来的林渊和林景行被眼前出现的情景惊呆了。

  这些人到底是来买点心,还是来找事?

  “掌柜的,我们先要了。”

  “哼,掌柜,明明是我们先到。”

  .......

  各府主子不好出面掐架,各自身边的小厮丫头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。

  “各位别着急,东家说了,点心新鲜出炉最好吃。铺子里的都是新品,常言说,各人各口味。各位夫人小姐不如先少买些点心带回去品尝一番,喜欢哪一样,明日再让人根据喜好过来买。”落霞笑眯眯招待客人。

  按理说,来的客人在平阳城中身份大多不低,她们亲自到一个小小的点心铺子来,已经算是意外。闹腾起来,谁会给一个小小点心铺子的掌柜面子。

  不过当林清浅不动声色掀开帘子,从后院出来的时候,想甩脸的客人竟然消停了。

  原因无他,雷家宴请那一日,有不少人见过林清浅。

  林清浅和霍家的关系摆在那儿,冲着霍家的面子,也不能在铺子里挑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