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388章 任务

作品:暗黑流放世界|作者:青铜深渊|分类:游戏竞技|更新:2020-02-14 21:56:57|下载:暗黑流放世界TXT下载
  简单的会面,充满了野蛮人一族特有的歧视与质疑。

  这倒不怪他们,野蛮人本来就是尊崇力量,一般情况下并不会考虑什么名声魅力的问题。

  等尼拉塞克讲完了他的阴阳怪气,等夸尔凯克讲完了他的大男子主义,陈咬钢总算落得个清静,和安雅有了单独聊天的机会。

  不过安雅也不认识陈咬钢,她的语气态度乃至立场都是优先考虑哈洛加斯的部族人民,虽然哈洛加斯欢迎支援,但某些臭脾气总是让他们显得很不知好歹。

  在陈咬钢简短的自我介绍以及团队介绍以后,安雅总算是搞清楚了状况:“这么说来,你们是一群喜欢自找麻烦的狠角色了?很抱歉我对你的力量没有亲眼所见,就算我现在决定支持你,其他人可能也不会莫名其妙的尊敬一个陌生人。”

  “想要搭建和维持传送阵需要大量的魔力来稳定空间通道,哈洛加斯的物资已经严重告急了,很多魔法材料都被拿去维持结界,我不能把人们的希望赌在一群虚无缥缈而且实力未知的援兵身上,如果你想让我替你办事,光靠几句话是行不通的。”

  “就算你支援了其他要塞,这也不行,哈洛加斯的部族战士只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与判断。如果你不能拿出让我们所有人满意的答案,恐怕我只能拒绝你的提议。”

  陈咬钢并没有被预料中的遇冷给打倒,相反,他其实很希望这帮人看不起自己,只要他们越是关注自己,到时候刷声望就会越方便。

  当然,陈咬钢不可能对尼拉塞克这个信心已经开始崩溃的长老抱有信任,他来到这里,肯定也会派人随时盯住尼拉塞克的动向,一旦他打算和毁灭之王做交易,陈咬钢就会用暴力手段将那个符文拿回来。

  取出一份地图,安雅伏案说道:“如你所见,战争让哈洛加斯的每个人民都神经紧绷,不要在意尼拉塞克和夸尔凯克的态度,如果你亲眼看着亲人、朋友、部下全部战死,你也会变成那样的。”

  “夸尔凯克的部下们死伤惨重,但是我们的斥候报告说,恶魔们抓住了一批战士并且解除了他们的武装,我担心这会对哈洛加斯造成比死伤更恶劣的影响。”

  “我们试着去救援,但是失败了,毁灭之王已经派遣它的督军来到冰原前线,如果它们继续前进……我们不仅没办法保护圣山,还有可能全部葬送在此。”

  陈咬钢抬起头来:“听上去,你并不介意接受我这外乡人的帮助?刚刚那俩个老伙计可不是这么讲的,他们说话可比这难听多了。”

  安雅摇摇头:“我的父亲是长老奥斯特克长老,也许你有所耳闻,他是所有长老之中最睿智的一位,他一早就预料到了这场冲突将关乎到世界的命运,我们必须向其他人类进行求援。”

  “但是,因为我们的愚昧和守旧,我们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机会,并且还要因为我们的错误不断牺牲大量人命来维持这种盲目的自大。我不敢当着那些战士们的面讽刺他们的信仰,如果我真的那样做了,夸尔凯克对我发火都是小事,我担心战士们丧失斗志,彻底放弃了希望。”

  听到外面又有战况汇报,安雅也是忙得焦头烂额:“抱歉,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,我没功夫在这儿陪你闲聊。如果你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强大,当你击败恶魔督军山克、并且解救夸尔凯克的部下的时候,哈洛加斯的人民一定会对你尊敬有加。”

  “要是你对这些问题还有什么疑问,夸尔凯克会告诉你该怎么做,不过你最好别招惹尼拉塞克,他最近有点孤僻,看上去怪怪的,但他毕竟是我们一族的人,我不希望发生流血冲突。”

  “我不至于因为几句话就和尼拉塞克打起来。”陈咬钢耸耸肩,他其实已经跑过很多次任务了,从一开始的义愤填膺,到后来的熟视无睹,再到后来的情人眼里出西施。

  其实陈咬钢觉得大部分NPC还是蛮可爱的,他们各有各的烦恼和态度,比一些莫名其妙就开始搞歧视的人强得多了。

  “那么,再会。”安雅说完,又要去处理各种物资紧缺的问题。

  大多数野蛮人不擅长魔法,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,而在野蛮人部族中,有资质学习炼金、魔法的人大多也是女性或者有长老血脉的人。

  这样一算,整个哈洛加斯里的大部分人都是战士,可以制作药剂、处理伤势的人屈指可数。

  但是陈咬钢还是想撩一下尼拉塞克,试探一下他的精神状况。

  老尼要是不犯错,北方民族还留着个长老角色也不是坏事。

  不过尼拉塞克显然很讨厌这种没完没了的造访,一离开众人的面,当他站在他的房舍前思考对策的时候,和人说话的语气就变得更加糟糕:“又来找我干什么?”

  “我已经说过了,哈洛加斯不欢迎没用的家伙。在我们损失了这么多人去迎战恶魔的时候,你们还不知道在哪儿喝西北风呢,你以为自己很强,可以将我们那些战士的牺牲彻底代替?”

  “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?看着我发火你觉得很高兴还是怎么?如果你渴求死亡,那就向战场上尽快的冲过去,动作快点,那片战场上什么都缺,唯一不缺的就是死亡。”

  嗯,老尼还是和以前一样嘴臭。

  最简单的嘴臭,最极致的享受。

  毕竟他也是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家了,陈咬钢也就撩他一下。

  然后,陈咬钢该撩一下夸尔凯克了,这位身穿全套盔甲的重骑兵是位资深的战士。

  饶是如此,他最终也是抵不过岁月的侵蚀,尤其是在见证了恶魔的毁灭之力以后,他的性格可能稍微柔和了一些。

  夸尔凯克此时正在城门附近处理战报,见到陈咬钢走来,他倒还算热情:“怎么,安雅告诉你了怎样获取哈洛加斯人民的信任吗?”

  “嗯……如果你能够搞定那些该死的投石车和恶魔督军山克,也许我会对你刮目相看。”

  “当然,要是你一不小心死在战场上,可别指望能有人为你收尸安葬。”

  陈咬钢问道:“那些恶魔投石车是什么时候假设起来的?或者说,恶魔督军来到前线,大概过去多久了?”

  夸尔凯克扫了陈咬钢一眼:“就前几天,不是很久,不过那些混账玩意儿已经给我们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了。”

  “还有如果你是真心想帮忙的,请不要在城里到处转悠,没人有空给你表演乐子,不然多数人会认为你是一个无所事事的懦夫。叫你的人收敛点,我已经受够那个四处转悠的小胡子了。”

  小胡子,估计就是指兰登了,他的性格和野蛮人完全不搭调,会被鄙视也不奇怪。

  至于寇马可,他倒是和夸尔凯克聊得来,简直就是两个钢铁直男外加榆木脑袋的大碰撞。

  他们满嘴荣誉和战斗,陈咬钢完全不想听他们聊那些莫名其妙的大道理。

  陈咬钢撩完两个人,感觉心情愉快,接下来就是反向刷声望的时间了。

  “唔,来回跑真麻烦,还是找马拉要一张传送卷轴再走吧。安雅或许因为压力太大不愿意直接帮忙,不过那个老婆婆应该不至于那么抠门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