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十三章 愚蠢的冒犯

作品:钢骨之王|作者:情终流水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09-11 22:34:26|下载:钢骨之王TXT下载
  “远方的旅人?!”克鲁村长闻言一惊,抬头往丽娜的身后望去,只见一个修长的身影,迈着悠闲的步伐缓缓的从山坡上走了下来。

  克鲁村长惊得脸都红了,急切的对身边的人说到:“快快,随我迎接贵客。”

  面对丽娜的询问,罗骱随口说了一个‘远方的旅人’,可是他却没有意识到,这个身份会对别人造成何等的冲击。

  在一个交通不发达的世界里,旅人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,没有强横的实力,走在路上的人很容易会被强盗,野兽,心生歹念的村民给弄死。

  而远方的旅人就更不用说了,至少得跨一两个国家,才有资格称之为‘远方’,在这个时代,孤身一人前往远方,毫无疑问必须具备强横的实力,而且还有钱有闲才行。

  冒险者和商人也是经常行走在路上,可是他们大多是为了混饭吃而迫不得已。

  “您好,尊贵的远方旅人,欢迎来到彩云村,我是村长克鲁。”克鲁村长远远就恭敬的施礼。

  “你好,克鲁村长,我叫罗骱,我行经这里,听闻你们村子正在进行一场审判,非常好奇,可否由我来做个见证?”罗骱并没有回礼,只是轻轻的一抬手,示意克鲁免礼。

  克鲁村长心里咯噔一下,罗骱这种不经意的姿态,明显就是上位者,看来不光是实力强横的远方旅人,甚至还是一位贵族。

  正常的情况下,有贵族来访,必须有相等尊贵身份的人前来接待,可彩云村不是封地,这里没有贵族,克鲁村长有些麻爪了。

  不过还好,这只是克鲁村长心里的猜测,罗骱在介绍的时候并没有通报自已的爵位,克鲁村长干脆就当不知道,但行动却很诚实,殷勤的邀请罗骱往审判现场走去。

  “原本我们村子是没有审判权力的,但事急从权,村里出现了一个复活的僵尸,必须马上处理,所以我们斗胆的举行审判,现在有了阁下的见证,审判更能名正言顺了。”

  克鲁村长拘谨的说到,边说边留意罗骱的表情,因为误认了罗骱可能拥有贵族的身份,原本私下处理的审判就名不正言不顺了,如果有一位贵族在旁见证,审判也能变得合法起来。

  同时他也担心罗骱对这种私下的审判是保持什么态度,如果是赞成还好,如果是反对,那村子就麻烦了。

  可惜罗骱脸上什么表情变化都没有,让克鲁村长看不出一丝端倪。

  随着克鲁村长来到审判现场,原本窃窃私语的吵杂现场突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。

  围观的大姑娘小媳妇看到罗骱的那张脸,都忍不住脸红耳赤,羞涩的扭过头去,不敢看又忍不住偷偷打量,心里情不自禁的自语到:哪里来的俊美人儿。

  连不少男人都自惭形秽,低下了头去。

  对于大家的这种反应,罗骱早有预料,毕竟是变形龙的诅咒,连他自已照镜子的时候都恨不得在自已脸上打两拳,太招人恨了。

  罗骱的目光直接落到了梅丽沙的身上。

  那是一个十七八岁,面容俏丽的村姑,她身上有着少女该有的青春与活力,也有着村落少女的粗糙,比如皮肤粗糙,手脚厚茧,头发枯黄等等,放在罗骱的眼里只能算一个黄毛丫头。

  不过这样反倒让罗骱对她更感兴趣了,这样一个明显从小在村庄里长大的黄毛丫头,竟然在无人指点的情况下转生了一位巫妖?这是什么天赋?

  罗骱的目光又落到了塞伯的身上,然后很确定,这个塞伯不是无脑的僵尸,而是有智慧的巫妖,直接就能归类到高等不死生物的范畴。

  只是他似乎不太能接受自已巫妖的身份,正在那里毫无意义的挣扎着,嘶哑着,泛白的眼瞳里尽是惊恐和厌恶的神色。

  看到这里,罗骱心里泛起了一丝笑意,转向克鲁问到:“审判完成了吗?什么结果?”

  克鲁村长点头道:“完成了一半,大家一致决定僵尸塞伯烧死,但关于巫女梅丽沙的判决还有争议,我们准备进行第二轮投票。”

  “哦?什么争议?”罗骱好奇的问到。

  克鲁村长把大家的意见复述了一遍。

  罗骱点点头,问到:“那现在应该进入控辩双方陈词的阶段了,那让持不同意见的双方上前陈述吧。”

  罗骱理所当然的说到,虽然他以前并不是学法律的,但看过这么多电视电影,还是知道一些程序的,陪审团意见不一,那自然要进入双方陈词,控方和辩方律师各自陈述,争取陪审团的认同。

  语音刚落,克鲁村长心里又是咯噔一下,说实话,他搞这个审判完全就是瞎鸡儿乱搞的,相当于让大家举手表决而已,哪知道什么双方陈词这类程序?

  不过想一想,他又觉得很有道理,让持不同意见的人上前陈述,争取更多人的同意,这可比他什么都不做,直接再次投票好很多。

  万一再次投票,大家还是坚持自已的意见,最后还是得不出统一的结论。

  这让克鲁村长再高看了罗骱一眼,心里更加肯定对方肯定是一位贵族,而且是有官职和实权的贵族,否则不可能知道审判的流程。

  可是还没等他说什么,一个粗暴的声音响起了:“你是什么人?我们村的审判什么时候轮到你指手划脚了。”

  旁边不远处,一个大块头的村民和四五位同伴朝着罗骱横眉竖眼,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冲上来的样子。

  一个村子的平和与稳定,是需要武力来维持的,彩云村地处偏僻,分封都没人愿意来,一直处于自治的状态。

  没有贵族,没有骑士,自然也没有治安官和守卫之类的,村落的安全寄托在强壮村民的身上。

  大块头村民正是村落里最强壮的猎人布哥,梅丽沙和塞伯正是他带人抓起来的,平常偶尔有狼或野兽侵入村庄,也是他带人赶跑的,虽然没有名义,不过他一直都承担着治安官的角色。

  在村子里,他是除了村长克鲁之外最有威望的人,可是现在,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人竟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特别是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看向罗骱的眼神,让他妒火中烧,忍不住就喝骂起来了。

  在他眼中,罗骱这种修长瘦弱的体型,他一巴掌就能扇趴下。

  布哥从来没有离开过彩云村,并不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他所不理解的力量,衡量别人的实力只会肤浅的用体型来比较。

  克鲁村长内心又是一咯噔,连声喝斥到:“布哥,闭嘴!你胡说什么!”边喝斥边担忧的看向罗骱,深怕布哥的话激怒了对方。

  罗骱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克鲁,说到:“你也认为不需要见证吗?没有见证的审判可是属于私刑哦。”

  “不不不,远方的旅人,罗骱阁下,非常欢迎您来见证彩云村的审判,这是我们的荣幸。”克鲁急声说到。

  一旁的布哥被喝斥后显得非常恼火,一恼村长克鲁大庭广众喝斥他,落他面子,二恼罗骱无视他,看都没看他一眼,当即愤怒的大踏步走过来,嘴上骂骂咧咧:

  “克鲁老头,你怕他干嘛,这样的小白脸我一巴掌能扇死好几个,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,指手划脚,彩云村不欢迎你,滚出去。”

  可是还没等他靠近罗骱,一个阴影从地上冒了出来,凝出实体贴在布哥的身侧,反手握着锋利的灵魂之刃,顶在布哥的喉咙上,只要他再上前半步,灵魂之刃就会刺穿他的喉咙。

  喉咙上的寒意让布哥寒毛全竖起来,混身僵在那里,一动也不敢动。

  罗骱有些挠头,灵魂有些没好气的向多达利安说到:“你出来做什么?不是说了不要随便现身,你这样我还怎么隐藏身份啊?”

  “保护您是我的使命。”多达利安幽幽的说到。

  “我现在也不需要你保护啊,难道一个愚蠢的人类还能伤到我?”

  “让你亲自出手,或者让他碰到你,都是我的失职。”多达利安说到。

  “你这样会导致我丧失很多乐趣,亲手砍人也是一种乐趣。”罗骱不满的说到。

  听到罗骱的不满的话,多达利安沉默了。

  “下次不要再这样,否则我赶你回去。”罗骱最后叮嘱到。

  出都出来了,罗骱也不能马上让多达利安回去,那就太伤这个忠诚手下的心了,看了布哥一眼,罗骱淡淡的说到:“砍掉一只手。”

  多达利安手起刀落。

  布哥凄厉的惨叫声中,场中变得鸦雀无声,克鲁村长的心脏吓得几乎要跳出来,罗骱的护卫竟然是一名黑武士?

  黑武士是亡灵的变种,一种通过祭坛转生出来的种类,这可比亡灵更加稀有。克鲁村长对黑武士也不是很了解,但却很清楚,拥有黑武士充当护卫的罗骱身份绝对不简单,冒犯这种尊贵的人,会给村子招祸的。

  克鲁村长一边心里暗骂布哥的愚蠢,一边赶紧招手,让那几个猎人赶紧过来,把惨嚎的布哥抬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