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三五、所治实学

作品:帝国星穹|作者:圣者晨雷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10-10 07:09:50|下载:帝国星穹TXT下载
  赵和此行带的随从确实不多。

  全部加起来,连男带女,也不过是十人左右。

  围过来的稷下学子见此情形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驳赵和,便是人群中的曾灿,此时虽然双眼发亮,却也若有所思。

  “我来稷下学宫,并不想掀起血雨腥风,正如我来齐郡之前,如何知道义仓被盗卖,我在咸阳市井中为温饱而奔波之时,哪里会想到接下来会发生如此多的动荡不安?”赵和声音转沉:“在咸阳事变之中,有位夫子……这位夫子是我最敬之人,为我而死,我如何愿意咸阳城会有血雨腥风,会让我所敬之人为我而死?”

  周围已经是默然了。

  赵和徐徐舒了口气,将那根伸出的手指缩了回来:“故此,现在还是回到了我自己说的那两个理由,我不该诛杀稷下学宫学子,我不配为稷下学宫祭酒,对不对?”

  “对,你还算有自知之明。”有人在底下叫道。

  然后一群学子都带着嘲意,看着赵和。

  孔鲫微微摇头,他身边一位学正上前,低声道:“近来学子之中,风气颇为浮躁,这等言语,看似讨巧,实际上不过哗众取宠,此间事了之后,当治一治此风!”

  孔鲫点头。

  他再抬头看向赵和,神情有些复杂。

  赵和等周围嘲笑之声稍歇,然后继续道:“那么我来问诸位一句,稷下学宫祭酒,其职责为何?”

  “学宫祭酒,乃是正学宫之风,肃学宫之纪,为学宫之率……你连祭酒职责都不知晓,还敢来当祭酒?”曾灿插口说道。

  “对,对,果然是不学无术之辈,连自己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!”

  “莫非你以为祭酒是在学宫里混日子的么?”

  赵和在人群中找到曾灿,向他伸手一指:“这位学子说得好,学宫祭酒,乃正学宫之风、肃学宫之纪、为学宫之率,至少在国子监中,祭酒的职责是这些。不过我方才看到稷下学宫这模样,还以为稷下情形与国子监不同,这里的祭酒,就真的是在此喝喝酒混混日子呢……”

  有轻微的哄笑声响起,然后许多学子七嘴八舌,开始调侃赵和,多有侮辱之语。孔鲫却是面色铁青,微微叹了口气。

  赵和本来是笑嘻嘻的,等周围声音再稍弱之后,他突然神情一变:“学宫祭酒的职权既然是正风肃纪为人表率,那么学宫祭酒诛杀一二有违学宫风纪、不顾学宫仪制、意欲败坏学宫的不肖学子,有何不可?”

  此语一出,那些嘲弄之声顿歇。

  “我诛之人,必有可死之处,你们不问我他们取死之因,却揪着些末节不放,莫非你们觉得稷下学宫是可以是非不分的地方么?”赵和又问道。

  被他气势一压,那些学子们的逆反之心又起,有人叫道:“若是名正言顺的学宫祭酒依制惩处不良学子,我等自然心服口服,但你何人也,你这祭酒是怎么来的,自己心中就没有点底数么?”

  周围又是一片哄闹之声,不过原本在寻找机会的曾灿却没有加入。

  不但没有加入,他眉头微皱,还隐隐有些忧虑。

  “所以现在就只有一个问题,我配不配担任学宫祭酒。”赵和待众人稍安之后,徐徐说道:“你们觉得我不配担任学宫祭酒……你们对我了解有多少,知道我师承何人,知道我所治何学,知道我所立何功,知道我所著何言么?”

  这一连四个“知道”,气势磅礴,轰然而出,让周围彻底安静下来。

  片刻后,眼睛已经亮如晨星的舒含扬声问道:“敢问赵……赵祭酒,你师承何人,所治何学,所立何功,所著何言?”

  赵和心中对这小子的好感又加了几分,他微微凝眉,伸出五根手指:“你们可知,我自出世起便是铜宫之囚?”

  这一点,不少学子都知道,即便不知道的人,此刻也纷纷向左右打听,因此没多久众人便知道了,站在这屋顶上的少年,身世之奇,远超过他们的想象。

  而且人心恻隐,有些中立之人,未免就同情赵和起来。

  “或许诸位以为在铜宫之中是我之大不幸,以往我也是如此想的,但我出得铜宫,经历的事情多了,反倒觉得,身为铜宫孤囚,是我的大幸运!为何如此,因为在铜宫之中,我有幸受教于五位老者,他们虽未正式收我为弟子,但我却早就对他们执学生之礼。”

  赵和说到这,微微笑了起来,然后才继续道:“所以我也是有师承的,只不过这五位的姓名,我在稷下不好说出来,怕你们因为骂我而去骂他们,有辱师门。”

  这话一出,底下一片绝倒。

  就连板着脸的孔鲫,此刻也嘴角稍稍上弯了一下。

  “拿师承来说事,算是什么,就好比是拿祖先功业说事,祖先功业那是祖先的本领,与后世子孙有什么关系?”赵和又说道:“诸位在此者,有哪位遇事都是报上师承,便可以将之解决的?”

  孔鲫微微叹了口气。

  旁边那个中年学正又侧过脸来,轻轻说了两个字:“名家。”

  正是名家之技。

  那么多出自诸子百家的稷下学子,不知不觉之中,竟然被赵和以名家论辩演说之技所惑,竟然无一人能够出来打断他与他辩驳。

  “合同异派。”中年学正又道。

  孔鲫点头表示认可。

  那边赵和又道:“至于我所治何学……我所治者,实学!”

  此语一出,众人都是愣住了。

  所谓所治何学,其实就是问他属于诸子百家中的哪一学说门派。所谓百家自然是夸大之辞,可是如今还在流传的学派近二十家是有的,但其中并无一家被称为实学。

  赵和在屋顶上摊开手:“我方才不是说了,我有五位老师么,这五位老师有儒家,有道家,有名家,有农家还有杂家……五位老师各说各理,我觉得都有道理,但偏偏他们这些道理又有些地方相抵触,我若在儒家老师面前说道家的道理,少不得要被痛殴一番,打着打着我就开窍了,五位老师,五派学说,不管多有道理,但对我来说有用才是道理!所以我治实学,百家之中,有用实在的便是我所治之学,那些虚妄的大道理我敬而远之!”

  他这话说出来,中间又间杂着稷下学子们的窃笑之声。

  稷下学宫兼容百家,虽然道、儒、法被认为是显学,设有三大学正,但其余教谕、博士,各家各派皆有。有些稷下学子,所学不只一家,少不得因为各家之间的冲突而受老师责怪。

  但到他说出对虚妄的大道理敬而远之时,那些窃笑的学子神情变得严肃起来。

  不少人干脆看向孔鲫。

  孔鲫面色如故,他旁边另一位学正则哼了一声:“终究还是杂家之说!”

  赵和也往这边望了一眼,然后又道:“或许有人以为我这是用名家论辩之技,为杂家混杂之说作诡辩……我自己觉得并非如此,据我所知,稷下学宫教授得道理不少,但诸多学子,苦学多年,能实际用上的却未必多。以此前死于定陶的那几位为例,诸位应当听说过,我曾面斥其人,并扬言要除其名!”

  稷下学子们立刻沉默了,隐隐有骂声传来。

  “斯人已逝,原不该再出恶言,但我以为,他们若能将所学转化为实干,必不致此惨事——诸位以为他们是被火烧死的么,方才我去清泉寺,带了杵作查验尸体,他们口鼻之中并无灰烬,证明火起之时,他们就已经没有了呼吸。他们是先被人所杀,然后再纵火,纵火者不过是伪造现场。此事若我不说破,在场诸君,无论是博士教谕,还是各位学子,有几人能察之?”

  “数十近百人,一夜之间尽数为人击杀,然后再纵火,唯有一人逃出性命,还已经半疯半颠,指责我是凶手……诸位想想看,这凶手狡猾凶残之余,其实也是死者,特别是这七位掌有职司握有权柄者缺少实干之才所致!”

  “牵强!”有一位学正心中恼怒,脱口说道。

  但是孔鲫深深瞪了他一眼,让那位学正不得不放弃与赵和对辩的想法。

  孔鲫明白,赵和说的没错。

  凶手再强再阴险再凶恶,若是防守一方不露出致命漏洞,对方也不可能做到无声无息杀死百人然后再纵火灭迹。

  齐郡守朱融这次从稷下征辟七人为掾吏去办此事,孔鲫原本就不太看好,没有想到的是,结果会比他此前想的还要凄惨。

  “至于我所立何功,莽山贼勾结奸人,夜入咸阳,我发现并求援,所活者数以千计;犬戎刺客潜身咸阳,图谋不轨,为我所破,我亲手斩杀者不下五人;公孙凉与前大宗正嬴迨、前御史大夫晁冲之等密谋,外结犬戎,内引山贼,做亲痛仇快之事,又为我所破,我亲手杀前大宗正嬴迨与公孙凉,这算不算我的功业?”

  赵和徐徐说起自己在咸阳城的经历,这些学子们只是一知半晓,甚至相当多的人以为他只是一个靠着讨好新帝而上去的幸进之臣,此时听他用平淡的口吻说自己做过的事情,一个个不禁血脉贲张,对他的印象,也颇有改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