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二零章?马生第一次

作品:骑遇|作者:飘荡墨尔本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0-11 07:21:13|下载:骑遇TXT下载
  “心肝小匠匠说他知道了,他会为了自己和脾肺小色色的幸福而努力的。”齐遇看到这样的宦享大哥哥,哪里还有什么气可以生。

  从来都是生人勿近模式的【摇滚铁匠】在宦享面前,乖得和变了一匹马似的。

  宦享是这个世界上,除了齐遇之外,第一个能用这样的方式和【摇滚铁匠】说话的人。

  “心肝小匠匠我走的这几天,把脾肺小色色留给你,你帮我照顾一下她,好不好?”宦享决定乘胜追击。

  不管齐遇的情绪出现的是是什么样的问题,宦享大哥哥总能透过现象看本质。

  他能够成为殿堂级学霸,绝对不是偶然。

  不过,饶是殿堂级学霸,到了不按常理出牌小遇遇这里,也一定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。

  “拜托赶紧把脾肺小色色给带走,我们家可容不下她。”摇滚伏尔甘之主无比坚决地替自己的宠物表示了拒绝。

  宦享一愣,他刚刚明明就已经胜券在握了,怎么到了最后却变成马失前蹄?

  “还生气呢?我向你道歉。为了防止错上加错,我能问一问我错在哪里了吗?”宦享喜欢问问题,也喜欢总结经验。

  “我不生气,但是你真的不能让【本色信仰】留在这里。”

  “她的伤回复的差不多了,你可以带着她,顺便开始中等强度的训练。”

  “【本色信仰】之前一直都是生活在北欧的马,留在这边育马场,会有麻烦。”

  齐遇这会儿说话的样子,认真而干练。

  的的确确没有生气的样子。

  “怎么了?”宦享开始正视齐遇的反对意见。

  “你以前都是没有亲自喂养马的习惯的,对吧?”

  “你置换下英格利思布里斯班育马场之后,又留下了原来的营养师和饲养员什么的。”

  “这些人,现在还不能成为【本色信仰】团队成员。”

  齐遇开始解释自己反对的理由。

  “这些人有什么问题吗?”宦享继续寻求答案。

  宦琛北帮宦享处理了和英格利思赛马拍卖行置换育马场的事情。

  育马场原来的员工,有一小部分去了置换过后的丹麦和新西兰马场。

  但更多人,还是选择留了下来。

  置换过后,育马场将不再以孕育纯血马为宗旨。

  但仍然是在从事和马相关的工作。

  原来马场的里面那些训练速度能力的驯马师,没办法接着工作。

  但基础工作,还是有很多相同之处的。

  能养纯血马的人,养混血马也是不在话下。

  马场置换的过程中,就有发过公告。

  原本在英格利思赛马拍卖行布里斯班育马场工作的人,去留自由,待遇则是稳中有升。

  英格利思作为一家经营了超过150年的赛马拍卖行,已经传承了很多代。

  布里斯班育马场的很多工作人员,都在这里工作了几十年。

  有的甚至是从爷爷奶奶那一辈就开始在这里和马匹一起生活的。

  这些在育马场生活和工作了来了半个多世纪的人,家在这里,根在这里,从来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。

  反而是【齐家铁铺】这种通过雇主担保过来的,才算是根基比较浅。

  “没问题呀,育马场有很多叔叔阿姨、爷爷奶奶都是看着我长大的,能有什么问题?”齐遇老早就和宦享说,把【本色信仰】寄养在育马场是绝对可以放心的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,除了【享誉国际】的驯马师和骑手,宦享并没有亲自找其他团队成员的原因。

  “那是……?”却连三天的时间,都不愿意照看,就有些出乎宦享的意料了。

  “怎么说呢,这边原本是英格利思的育马场。”

  “育马场的首要宗旨,肯定是孕育马匹。”

  “马场的人,本身没有问题,但是他们喂养方法有问题。”

  “英格利思喂养母马的方案,是要保证母马发情的。”

  齐遇并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,对宦享的奥运梦想是光说不练的假把式。

  自从Ada提醒过后,齐遇可以说是步步为营,深怕出现什么纰漏,影响【本色信仰】的比赛状态。

  “母马是季节性多次发情,现在还没有到时候。”宦享听完之后,就不再担心了。

  “季节性发情,那是在你们寒冷的北欧,英格利思的母马,是常年发情的。”齐遇有认真了解过布里斯班气候对一匹马的影响。

  【本色信仰】在北欧的话,一年顶多春夏季节发情几个月,到了气候温暖的布里斯班,尤其是到了专门给纯血马做交配的育马场,可就没有明显的季节之分了。

  “这我还真是没有了解过,发情期对【本色信仰】的状态确实是有有一些影响,之前的团队是采用激素治疗的方法来控制发情期的。”宦享讲了以前的处理方式。

  运动员的生理期经常都是需要调整的,这一点,不管是人类运动员,还是马类运动员,都概莫能外。

  “我们肯定不能常年给【本色信仰】用激素啊。”

  “我这两天已经和Ada在研究喂养方案了。”

  “但是育马场的叔叔阿姨和爷爷奶奶们,他们和种公马种母马打了一辈子的交道。”

  “很难让他们一下子接受全新的方案。”

  “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地给【本色信仰】多补一补。”

  “这会需要一段时间的培训和调整。”

  “我如果一直在家还好,还能看着心肝小匠匠。”

  “我白天上课不在家,他很可能到处跑。”

  “除非这几天都把脾肺小色色锁着不让她出来。”

  “不然就很容易会出问题的。”

  “脾肺小色色要是发情期主动勾引啥的,心肝小匠匠这么大一个小伙子,你还指望他能经得住诱惑不成?”

  如果不是有这样的顾虑,齐遇早就让【摇滚铁匠】和【本色信仰】生活在一起了。

  齐遇说的这些,都是【本色信仰】来布里斯班的第一天,她没有注意过的问题。

  今天晚上齐遇回家,【摇滚铁匠】没有在院子里面等候,不是因为他又有异性没马性了,而是小色色没有被关起来的时候,小匠匠只能马生第一次,失去了自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