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875章 十八铜人阵

作品:三界淘宝店|作者:宁逍遥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8-19 16:44:25|下载:三界淘宝店TXT下载
  佛宗十八铜人阵,自古有之。

  传说十八铜人是介于人和佛之间的一种实体,即原先是人,修行和武艺都已远超过凡人,但还未到佛的境界,并被赋予守卫佛宗古寺的任务,平时入定不动如同一尊铜像一般,执行任务时便活动似人。

  十八铜人相当于佛宗古寺的守门神,以十八铜人阵来守卫古寺,任何外人未经许可试图擅闯古寺,必须先过十八铜人阵这一关。

  这些都只是在电影和电视剧,甚至小说里见过听过,但真实面对,还是头一次。

  “好,不就是十八铜人阵么?

  有什么难的?

  你去准备,我们马上就来。”

  “口出狂言。”

  圆通显然不相信宁小凡能闯过十八铜人阵,只是在这里口嗨罢了。

  他对刚才开门的小和尚道:“净海,你在这里守着。

  如果他们输了,要赔偿寺门损坏的钱,不准落跑。”

  “是,监寺师叔。”

  小和尚依旧是那副怯生生的模样。

  宁小凡哑然失笑:“钱财乃身外之物,你如此着相,修行不到家啊!”

  “出家人用钱,乃替信众供养三宝所用,非我自用,何来着相之有?”

  圆通的声音越飘越远,却始终回荡在众人耳边。

  洪宗天出了金刚寺,希尔迫不及待的冲了上来,询问商议的事,洪宗天原话复述了一遍,听过之后,希尔脸上露出了不屑一顾的表情。

  “十八铜人?

  除非这些人,个个都是圣域级别,否则,我会一一将他们的脑袋拧下来泡在酒坛里,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狂妄!”

  希尔狂妄无比。

  尽管如今的金刚寺站在了大家的对立面,但毕竟还是华夏佛宗。

  如此被一个外人给侮辱,在场所有散修都是大怒! 洪宗天脸色也十分难看,但宁小凡却咳嗽了一声,道:“既然你觉得自己有这个本事,不如试试?

  你如果真能做到你说的,后续的任务我来,三大神僧我来对付,将武道神木的果实双手奉上!”

  此言一出,四座皆惊。

  希尔更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:“华夏人,你说真的?

  在我手下死掉的圣域杀手至少也有十几个,你觉得这十八铜人,能个个有圣域级别?

  如果真这么厉害,又何必在这小小金刚寺里困守,早该出来横扫全球了吧!”

  “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鼠目寸光。”

  姜擎天走了出来,道。

  “你又是什么东西?”

  希尔除了洪宗天,看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,他与姜擎天对视一眼,二人的目光交汇之间,虚电爆炸,气势横飞,身边一些修为低下的存在都根本站都站不稳,直接摔倒! 二人的实力旗鼓相当,毫不相让。

  对视数秒之后,希尔率先扭头离开,一边走一边道:“华夏人,记住你的承诺!如果你说到做不到,神国组织会追杀你,直到你死亡!”

  “我说到做到!我宁逍遥的信誉,华夏有口皆碑。

  但你呢?

  如果你死在十八铜人阵中怎么办?

  神国组织不会拿我们当替罪羊吧?

  我倒是无所谓,就是苦了这些兄弟了,吃了你装逼的苦!”

  “哼,我这么多手下看在眼里,要是真的我死了,就凭着这么多土鸡瓦狗也能杀得了我?

  组织不是傻子,知道谁是老虎,谁是蚊子!”

  希尔哼了一声:“我稍作准备,华夏人,洗干净眼睛,等着看!”

  希尔说完便扭头离开,他在黑暗世界的战绩,所有杀手都有目共睹。

  作为黑暗世界第二组织仅有的三名圣域杀手之一,希尔自然有骄傲的资本。

  死在他手下的筑基高手,至少有两位数。

  无数外国强者高呼,雀跃,起哄。

  一众散修们看着宁小凡,目光中蕴含的东西,各不相同。

  “逍遥,这希尔可不是好惹的,十八铜人谁也没见过,他如果真成功闯关了,三大神僧,你拿什么应付!”

  南禅师焦急地道。

  “南禅师,您放心,这金刚寺十八铜人存在这么长时间,连区区一个筑基都挡不住,金刚寺恐怕早就被血洗了。

  我猜,这十八铜人最弱,至少也得能挡住半步先天的高手,不然的话,根本护不住这金刚寺。

  我心里有谱。”

  看着宁小凡胸有成竹的样子,南北禅师对视一眼,同时叹气。

  不多时,净海出来宣布,寺内已经准备完毕,只待去挑战了。

  希尔站起身,如铁塔一般的身影在人群中颇为瞩目。

  他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寺门。

  “可以围观么?”

  “可以。”

  净海还是那副怯生生的模样。

  众人一拥而上,在金刚寺内,随着希尔上了台阶。

  这金刚寺背靠着佛陀山,此山传说是一位佛陀坐化之后法身所化,极具灵性,自成天地。

  走在这里,呼吸都觉得身体灵气盈满,业障即消,十分轻快。

  从金刚寺的正门上去,便是一列长长的石阶,顺着石阶走上去之后,就看见一个占地广袤的青石广场,青石广场正中央是香客们奉香祭拜的寺庙的入口,以及东西南北四山清修的入口。

  圆通负手而立,站在寺庙入口之前,表情傲然而淡漠。

  希尔冷笑:“该不是你和我打吧?

  就凭你的修为,不出三个回合,我就能送你去见你们的佛祖。”

  “我没兴趣和你打。

  你的目标是闯过铜人阵。”

  圆通说完便朝着庙宇走去,希尔在后喝道:“你别走!铜人在哪里?

  我怎么没有看见?”

  圆通不听他的话,负手径直朝着庙宇走,希尔勃然大怒,抬手朝着圆通打了过去。

  就在他掌力吐出来的瞬间,脑后传来一阵罡风,他藏头缩颈,险之又险地将罡风避了过去,还没等这一下躲开,又是几根棍子从不同方向分别打来,直接将他架起,圆通内劲一破,硬生生将棍子震开,但同时自己口中却也吐出了鲜血。

  他回过身之时,十八铜人已列开阵法,希尔大吼一声,杀了过去。

  这阵法如秋风扫落叶,十八根棍子密不透风,耳畔只传来不断砰砰……的金铁之声。